新晋司机花开

好好生活,以此回报爱我关心我的人,也以此回答伤害了我的人。

扛把子草爹、非洲阿妈与吃枣药丸的神经病寮(2)

(不存在的卷首语)


“草爸爸!奶小生一口吧啊啊啊!”崽子日常惨叫。

“呵,辣鸡。”早跟你说了带好被服,现在快没血了才知道嚎。

 “可是爸爸我们真的快挂啦QAQ求奶求奶……”

 “召唤·伞!山兔酱快拉条!座敷打火!草爸爸跑快点!接上接上!”也已是残血的阿妈几乎是嘶吼着丢出唐伞,淡红的结界迅速扩张,却隔绝不了麒麟愤怒的咆哮。山兔命令山蛙跳起舞为大家加油鼓劲,却不慎扯到坐骑的伤口,她心疼地摸摸山蛙的头。血量已不足十分之一的座敷狠狠心,一跺脚打出三个鬼火,几乎吐出一口血。一旁的姑姑心疼地摸摸她的头,一个天翔鹤斩收掉三个小麒麟并对雷麒麟造成两次暴击,终于将其血量压至五分之一以下。

 “草爸爸!还没到吗?山兔继续跳!”阿妈已经急眼了,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,麒麟的头像已经压在了萤草的后面几乎看不见,以萤草的速度想在麒麟之前支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“难道今天要翻车?”



“ほらほら、よいしょっと!”×2


?????

(阿妈式懵逼.jpg)(姑姑式懵逼.jpg)(阿崽式懵逼.jpg)(爸爸式懵逼.jpg)


“刚刚是我眼花了吗?”阿妈表示她的眼珠子感受到了地心引力,“刚刚兔兔头上的……是轮入道?不管了爸爸快奶!”

“神様、お慈悲を ”我步下生花,用力将蒲公英抛起,绿色的法阵闪耀起光辉,大家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。

等等……

阿妈费力地将突出的眼球按回眼眶:“树树树树……树妖?草爸爸你不是一直担任输出带的轮入道吗?!树妖不是你的风格!”

呵呵。

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

“看来今天除了姑姑大家都把御魂带错了。”阿妈抱着两个中级天雷鼓,座敷开开心心地拍打着,“我说开场怎么没看见火灵。不过……没想到座敷你竟然带了魍魉之匣。”

“那也比带鸣屋的妖狐强。”座敷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“噗嗤——”我仿佛听到了中箭的声音。



“我们回来啦!”阿妈一脚踹开寮门,“好香哦……是粽子!”

“是的呢!我在冰箱里发现了一些上次留下的粽子,干脆就全蒸啦!”桃花妖从厨房里探出头,脸上似乎有一些黑色的不明物质?

…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

事实证明,阿妈所有方面都菜的一批,直觉却很准。

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新晋司机花开 | Powered by LOFTER